正文_第19章 丁晴害怕得要命 - 最强小村医

正文_第19章 丁晴害怕得要命

突然,就听见丁晴在客厅喊他:“狗哥,你在不在哦?” 一听是丁晴来了,两个一哄而散。香荷花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,从窗子爬了出去,闪人了。 原来丁晴从电子厂下班后,她不敢回家,而是绕道直奔皮二狗家。她听见屋里有动静,就把门一推,一蹦蹦进来道:“狗哥,你在干嘛呀?” “额,我在睡觉呢!”皮二狗故作镇定的道。 不曾想,丁晴就发现了床头有个罩罩,她就挑起罩罩,问皮二狗:“这是谁的呀?” “啊?我买的,给你买的!”这家伙怕露馅,扯了个弥天大谎。 丁晴差点没跌一跤,吃惊道:“狗哥,你帮我爸免费看病,干嘛还要送我东西呀?”这穷寒的姑娘一向没人关心,现在二狗关心她,她鼻子一酸,差点哭出来。 “反正买都买了,你不要,我就扔掉!”皮二狗心说,丁晴应该不会要吧?这是香荷花穿的大号,丁晴虽然比较傲人,但没有香荷花那么傲人。 “别扔,我要!”丁姑娘一把抢了过去。 虾米?你不能要啊,这是香荷花的啊。 可是,事已至此,皮二狗只得将错就错:“我不知道你的尺寸,可能买大了!要不我拿去换?” 没想到,丁晴来了一句:“狗哥,大一点没事,你送的我乐意戴!” “额,那好吧!”他这货哭笑不得,明儿香荷花来讨要,他没法交差了啊。 “狗哥,上我家吃饭。晚上你别走,你陪我到十二点,行不?”丁晴眼巴巴的看着他道。 两个就一起出了门,一阵穿花渡柳,走来丁晴家里。 因为怕丁老三走失,丁晴只好把他锁在一间房子里。丁老三很警觉,一听到有外人来家,立刻用脏话开骂。 皮二狗知道不是丁老三的本意,就没往心里去。 丁晴让他在客厅吃茶,她一蹦蹦去厨房烧菜。 他这货正忙着接打电话呢,就见丁晴争赤白脸的跑过来说:“狗哥,我老觉得厨房有脏东西,吓死我啦!” 见厂妹脸都白了,二狗就得儿一声,来到厨房查看。查看了一遍,失笑道:“丁晴,这里没有脏东西,放心吧!” “狗哥,我害怕,你在厨房陪我,好不好呀?”丁晴一把拽住他,眼巴巴的恳求道。 “那行吧,我帮你添火!” 有皮二狗陪伴,丁晴这下安全了。她一口气炒了四五个菜,蔬菜都是堂婶刘红莲送她的逆天菜。还有二狗最爱吃的红烧肉。 “哇,这逆天菜好好吃哦!狗哥,你吃吃看,真的很好吃哎!”丁晴兴冲冲的夹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。 “丁晴,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。不过确实好吃到爆!”皮二狗昨天就吃过,因为逆天菜太好吃,他吃了五大碗饭。 “狗哥,你家也有神田呀?”丁晴紧挨着他这货坐着,不停地帮他夹菜。 “我家有啊。” “唉,我家没有。要有就好了,每天吃一顿逆天菜,那才叫美呢!”丁晴大为艳羡的道。 吃饱喝足,丁晴手脚勤快地收拾起来。她不敢一个人去厨房,拉着二狗陪她。 打扫完战场,按惯例丁晴要洗澡。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间在院子里,外面乌漆麻黑,丁晴就更害怕了。 “狗哥,你过来陪我啊,我怕洗澡间有鬼!” “虾米?这个怎么陪啊?你不怕我看到啊?”皮二狗瞪大眼睛看着厂妹道。 “好吧,那你就在门口守着!”说着,丁晴这才战战兢兢的进洗澡间去了。她不敢关门,特意留了门。 皮二狗站门口,刚开始还老实。可一听里面传来除衣服的窸索声,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,很想猫上去偷看。 啊! 他都没怎么样呢,里面忽是传出尖叫声。吱呀一声,房门打开,丁晴一头冲了出来,吓得大叫道:“狗哥,里面有东西!” 皮二狗就嗯?了一声,蹦入洗澡间查看了一遍。走出来道:“丁晴,没有东西啊,是你的心理作用!”一蔸眼,这货才知道丁晴衣不蔽体,顿时眼睛都直了。 “狗哥,你进来陪我吧。不过你要背过去,不许看!”不等他答应,丁晴一拽把他拽进了洗澡间。 这家伙哭笑不得,不过,她是个善良的姑娘,他不忍心欺负她。 女孩子洗澡,没有一个小时是洗不完的,皮二狗对着一堵墙,还好是坐椅子上,不然得累死。 晚上九点钟,皮二狗因为半夜要起来捉鬼治病,想先睡一觉。他这货就问丁晴:“对了,我睡哪个房间?” “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呀?”丁晴白天要去电子厂上班,早上要给二狗洗,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。 “啊?那你自己呢?” “咱俩一起睡呀!家里有东西,你让我一个人睡,我不敢呀!”丁晴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。 “不行,不行啊。要是让你爸知道,他不打死我啊?”皮二狗摇头如泼浪鼓道。 “我爸脑子不清醒,他不会知道的!我是女孩子都不怕,你是男人怕啥呀?”丁晴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 这倒是哦。 这下皮二狗就没语言了。丁晴对他可体贴入微了,就像贤惠的媳妇伺候丈夫,给他打来温水洗脚面。这家伙就得儿一声,进入了丁晴的香闺,倒床上就睡下了。 农村初夏的晚上比较阴凉,睡觉要盖被子。 皮二狗一时半会儿睡不着,只闻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气。一会儿,丁晴也上来睡了,她在床上辗转反侧,睡不着,就问二狗:“狗哥,你睡了没?” “我没有,你呢?” “我也一样!狗哥,有你在,我就什么都不怕了!” 突然,从丁晴身上,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闻着闻着,二狗就昏了头道:“丁晴,我想吻你一下,可以不?” “啊?不行,不行呀。我妈说,女孩子的吻只能给自己男人哦!”丁晴拒绝的道。 “额,那倒是。”他这货心说喵了个咪,我怎么能这样呢?是不是太坏了? 打消了歪念,皮二狗大头一歪,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 不知什么时候,皮二狗正呼呼呢,突然就有人使劲摇他。 “谁,是谁摇我?”他这货一骨碌弹坐起身,揉揉忪惺睡眼。就见丁晴害怕的看着他道:“狗哥,十二点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