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0章 香荷花成精了 - 最强小村医

正文_第20章 香荷花成精了

一听十二点到了,皮二狗飞快滑下床头,问丁晴拿了钥匙。 关押丁老三的房门也在客厅内,他这货贴着房门听了下,屋内静悄悄,丁老三应该睡着了。 打开门锁,吱呀,皮二狗第一时间开灯,蔸眼就见丁老三躺在床上,正呼呼大睡呢。 一蹦蹦了进去,二狗第一感觉就是屋内的阴气重得要命。一到里面,鬼影憧憧,让人头皮发麻。 说实在的,皮二狗也有点发毛,心里一紧一紧的。这家伙只好硬着头皮上,只见他拿着一面城隍印,口念咒语,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! “妹子,出来吧!我是皮二狗,有什么冤屈,你可以告诉我!” 就见一个女孩从丁老三体内飘了起来。 “小师傅,我叫小红,是天坑村人。我是下班回家途中,被人坚杀的!我的尸体被凶手藏起来了,凶手也没抓到,我冤呀!” “坚杀你的人是谁?”皮二狗头皮发麻的道。 “是同村的良超东呜呜!” “小红,冤有头债有主,坚杀你的是良超东,你干么不上他的身,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?丁老三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!”马小冲不解的问道。 “小师傅,我也想上那个恶人的身呀!可是,那个恶人阳魂至刚至强,我不能靠近半分!最后逼得没办法,只好找丁大叔上身。我等了好几个月,才等来你这个高人!”皮二狗心说,娘西皮,看来那个良超东也是至阳之体,至阳之体自带避邪技能。 “虾米?你要我帮你报仇。” “小师傅,以你的法力,能不能摄走良超东的阳魂呢?” “额,这个当然可以!”他有一枚专门摄魂的法印叫做神霄印。上次他把村霸摄成傻子,就是神霄印的功劳。 “小师傅,只要你搭把手,把良超东的阳魂摄走,接下来报仇的事归我。以后,我就不再打扰丁大叔了!” 额,看上去这个办法可行。小红可能是通过鬼上身的办法,让良超东抹脖子自杀。 不过,皮二狗想了想后,还是觉得不妥,就摇头如拨浪鼓道:“小红姑娘,不行,不行啊,不是我不帮你。我去摄魂,被人发现了,你的大仇是报了,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!” “良超东媳妇不在家,他一个人睡。咱们半夜去,不会有人看到!小师傅,你行行好,帮我这一次,日后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!”小红弱弱的央求道。 “小红,我打下手可以。不过,摄魂后,你不能当场让他死。等过几天,你再伺机报复。”这样一来,就算有人看到过他在天坑村露面,凶手的家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。 “好呀好呀,小师傅,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!” 见小红化成一道阴风,从门口飘了出去,紧接着,飘过了丁家的大院。 皮二狗得儿一声,来到丁晴的闺房,告诉丁晴:“你爸的邪病好了。就是身体有点虚弱,休息几天就没事!” “真的呀?谢谢狗哥!那狗哥快上来吧,补个回笼觉!”丁晴兴冲冲的看着他道。 “晴丫头,你家的脏东西没有了,你自己睡。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!”皮二狗说完就走。 吓得丁晴下来死命的拽住他:“狗哥,我害怕呀!你办事,明天来办呀!” “这事必须今晚办!”皮二狗一把甩开丁晴,大步离开了丁家。 蹬蹬蹬,匆匆来到院外,就看到小红在外面等他。 皮二狗打着把手电,一阵穿花渡柳,跟着小红朝着天坑村出发。 小红没有影子,走路也是飘着走。 这个时候,天上有一轮半月,淡淡的月光洒下来。皮二狗胆再肥,跟着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,也未免有点打忤。 好在大奈村距离天坑村不远,也就里把的路程,而且是走的大马路。 巧的是,良超东家的三层小洋楼就盖在马路边上。 下了一个坡,径直就来到良超东家的院门前。一看是扇大铜门,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错。 小红如入无人之境,化作一股阴风钻进去后,帮他打开了铜门。 吱呀,皮二狗炸着胆子,事先拿好神霄印,一闪就进去了。 很快,小红把客厅的大门也打开来了。 良超东就睡一楼右侧房间,小红把房间门打开后,因为受不了至阳之体的冲击,立刻逃之夭夭,在院子里等他。 喵了个咪,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? 皮二狗鹤步摸到门前,确认姓良的睡死了,一猫腰就进房间去了。拿手电一照,就照见有一个男的,那男的睡得跟猪一样。他这货摸到床前,拿神霄印往他脑门上一盖,盖完就溜了出来。 小红殿后,把两扇门原样关闭后,跟上皮二狗,一阵疾步如飞。 两个一口气跑到大奈村的村口,他这货才放慢脚步。 回头发现小红跟屁虫一样在后尾随,皮二狗就愣了愣,心说喵了个咪,这女鬼不会是赖上我了吧? “小红,你跟我干嘛?赶紧去通知你家人,把你的身体找回来啊?” “狗哥,你收下我吧。你帮我修行,我呢,给你做使唤丫头。你叫我向东,我不会向西,你叫我抓鸭,我不会抓鸡,什么都听你的!”小红娇滴滴的央求道。 虾米?鬼丫头! 皮二狗说实话,刚开始见到女鬼,还真有点害怕。但是相处时间长了,他就没那么打忤了。毕竟,小红不是恶鬼。真收她当鬼丫头,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场。 想到这里,这家伙就有点心动了。 “小红,你说帮你修行,怎么帮?” “我们鬼类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阳气生存。吸食的阳气多了,就能慢慢升级,修练妖术!问题是,阳气充足的人,往往阳魂强大,我不能靠近。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帮忙!”小红兴冲冲的解释道。 “这样啊,我明白了!”皮二狗恍然大悟。 “狗哥,你答应啦,太好了!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主人哦!”小红开心得像过大年。 “收下你可以,不过我给你立个规矩,一你要听我指挥,二你不能祸害人间!”皮二狗提要求道。 “我是你的丫头,你是我主人。我当然听主人的话!”小红忙不迭赌咒发誓道。 “那行吧,从现在起,你就住神霄印里面!”说完,皮二狗就念咒语,把女鬼小红收入了神霄印内。 第二天大早,丁晴早早就一路绿柳夭桃,走来皮二狗家洗衣服。 二狗家的破院门烂了一个大洞,一钻就进来了,院门等于是摆设。他家的洗澡间就在院内,所以,丁晴都不用吭声,直接从澡间拿了脏衣服就搓洗起来。 今天她特意戴上了二狗送的内、衣,可惜贫家女没条件打扮,也那两件衣服轮换。今天轮到白色上衣,跟大红的罩子不搭,半透明的白上衣一穿上身,那大红的罩子一览无遗。 正洗呢,忽听吱呀一声,一阵香风刮来,寡嫂香荷花风摆柳的扭了进来。蔸眼看见丁晴在洗二狗的贴身衣,就掩嘴偷笑道:“丁晴,你帮二狗洗衣服啊?二狗上你家提亲了?咯咯,那个狗犊子,好有福气!”说着,这寡嫂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。 “荷花嫂,你别笑我呀。狗哥没有提亲哦!”丁晴好羞的俏脸就像红苹果一样了。忽是想到昨晚上跟二狗一屋睡了大半夜,这姑娘的俏脸更是红得鲜艳欲滴。 “丁晴,你有好事还瞒着我呀!没有提亲,那你戴的罩子是谁送的?是不是二狗?”香荷花见丁晴羞得面红耳赤,越是来劲地打趣她。 突然她又瞟了一眼丁晴的身上,心里一突,怎么丁晴的跟老娘的款式一模一样哦? “啊?不是,不是的!”丁晴羞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 香荷花就一阵风打到二狗的卧室,蔸眼见那货还倒床头上呼呼,倏尔地,她一屁墩走上前,啪,就在他身上拍打了一把。 “谁,谁拍我?”皮二狗一骨碌弹坐起身,见是香荷花来了。这货就腆着脸道:“荷花嫂,想我啦?” “去你的,我才不想你呢!对了,我的罩子呢?”香荷花浓桃艳李的道。 “额,那个啊,可能被野猫叼走了。明儿进城,送你一套新的!”皮二狗只得打马虎眼道。 一听送她新的,还是一套的。顿时,香荷花就哄动春心道:“你个狗犊子,有钱了到处送东西!你送丁晴的多少钱呀?” “额,没有,我没有送丁晴东西哦!”他心说,这女人成精了吗,这都知道了。 “丁晴都承认了,你还跟我跑火车啊?”香荷花好气的在他身上拧了一把。 “那好吧,就二百。” “那我要三百的。少了三百我不要!”香荷花酸溜溜的看着皮二狗道。 “我给你一套,挑五百以上的买,这下你满意不?” “二狗,你对我好,我也对你好。我的心归你!”两个猛地扑成一团,就热吻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