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04章 进城卖药 - 最强小村医

正文_第04章 进城卖药

提到还钱,皮二狗两眼忽的亮了道:“雯雯,你不是有机车吗?拉我一趟,我要去城里做大买卖!”昨天他挖了几十斤野生三七,不知道能卖多少钱。 一看有戏,刘雯雀跃的道:“你意思是,到了城里,就有钱还我了?” “嗯是啊!” “那还等神马,出发!”刘雯猛地一捧下腹,一蹦一跳的,见墙角有个便桶。她叮叮当当的冲到便桶前…… 皮二狗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。 刘雯蔸起裤头,没事人样的跌脚上前,揪住他小子的招风大耳道:“看够没有?” “呀呀,好痛。看够了,哎哟!” “哼,你们男人,都是饿死鬼投胎!还愣着干神马,上我车!” 皮二狗一件短袖,一条大短裤,一双人字拖,手上拎着两个蛇皮袋。其中的一个,是代课老师王红裳的。 打出门来,见刘雯早戴上了头盔,修长的大腿*在重型机车的座位上。 他这货看呆了,心说娘西皮,刘雯这死丫头,还真他吗的英姿飒爽!就是性格刁钻了点,痞味了点。 “快点上来呀!” “好嘞,上来了!”皮二狗兴冲冲的一抬腿,坐上了后座。心说我草,这种重型机车,听说要几十万呢。有钱真好,这几十万的东西坐着就好舒服。 “抱紧我!我很快哒,怕摔死你!” 皮二狗知道这疯丫头的脾气,她一疯起来,那都能上天入地。经常听到她在村子里疯狂飙车,每回打村道飞过,都会引起一片尖叫声。 这家伙不敢怠慢,忙是朝前挪了挪,紧贴着刘雯的身子。 “呀,你这家伙,想干坏事!” 皮二狗快气炸肺了,发毛的道:“刘丫头,我是想干坏事,但是对象不是你!” 没想到,这句话成了火药桶,刘雯轰的炸开了,不满的抗议道:“好哇,你拐着弯的,骂我是丑八怪?!” “虾米,我没骂你哦!” “哼,没骂?那你说干坏事的对象不是我!”刘雯气得眼圈发红,一脸怨念的狠白过来。 “姑奶奶,是你不行,不是你也不行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皮二狗哭笑不得。 刘雯想了想,一抿嘴儿道:“干脆是我好了!我是漂亮女生,气死貂蝉羞死花的大美女!快跟我学一遍!” 皮二狗心说刘丫头好歹借了他十八万,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是刘丫头帮他解了燃眉之急。就冲这天来大的人情,他也不能给人家添堵。于是他照猫画虎的道:“雯雯,你是漂亮女生,是气死貂蝉羞死花的大美女!” 是女生都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,刘雯也不能例外。听了皮二狗的话,顿时她就心花怒放,重新戴好头盔,点着火,呜的一声,拉着皮二狗起飞,风驰电掣,向着十公里外的九星市开拔! 一会儿,刘雯驾驶的飞车好似一颗出膛的子弹,在大道上闪电般的一溜而过。 开到九星市的市郊那儿,皮二狗忽然大叫:“停车!” 吱嘎,机车车轮响起刺耳的刮地声,刘雯稳稳的刹停了车,没好气道:“懒人屎尿多,要尿尿,那就快点!” “我不是尿尿,是后面那辆车!”皮二狗朝后一指,指着停路中间的那辆红色小车给刘雯看。 刘雯扭转脸来看,气哼哼的道:“一辆福特有神马好看哒,就十万的便宜货,还没我的机车值钱!” “我说的不是车,是车里的那个人,她好像睡着了?!”皮二狗心说这条东郊大道很繁忙,小车停在路中间,很危险。那车主肯定是有情况了,看看去。 还没靠近,皮二狗就觉一股阴邪之气扑面。不好,女车主鬼上身了,那辆福特车里有脏东西! 他这货打从在森林破庙的奇遇后,好似开了天眼,可以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 说时迟那时快,皮二狗从蔸里掏出一枚神霄印。神霄印不但可以求雨,还可以捉神追鬼。只见他紧抓神霄印,一面念念有词。从车窗伸过去,用力在那女车主的额头上戳了一章! 一道白色光轮没入女车主的脑内,啊! 就听到一声凄厉惨叫,上身的鬼魂被神霄印的法力一收,阴邪之气立即消散。 神霄印收了鬼魂,重量微微增加。 没多一会儿,女车主悠悠的睁开了眼,甩了甩脑袋瓜,看看自己,又看看皮二狗。一脸古怪的道:“我……你!是你救醒我的吗?” “额,美女姐姐,你惹到了脏东西,我帮你赶走了!” “呀,大兄弟,你会抓鬼啊?”那美女车主好像有急事,她掏出手机来,催促道:“大兄弟,我有事要办。你留个电话给我,有空我再联系你!” “额,不用留号码,你办你的事去吧!” 美女车主一脸不可思议的道:“大兄弟,我要给你钱呀,没带钱包,回头给你行不?” “额,我抓鬼不收钱,免费!”皮二狗笑出了一排白牙。 “虾米?”那美女车主诧异莫名,不由的多看了二狗两眼。心里赞叹,这个金钱社会,居然还有不要钱的医生?天哪,长这么大,头一次见。 “大兄弟,我叫白杏。你尊姓大名?”白杏稀罕得什么似的,再看皮二狗的时候,眼眸中多了一层雾。 “免贵,叫我二狗就可以!”二狗是知道的,不少城里人优越感爆棚,打心眼里瞧不起农村人。二狗也知趣,就不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。 “好,二狗,你说不收钱,那你要什么呢?”白杏饶有兴趣的追问道。 “我什么都不要,你放心走好了!” 见他小子要开溜,白杏不依的一把拽住他不放,撒娇道:“你不给我号码,我就喊,你要强我!” “啊,我没要强你哦!” “我只要喊出口,你说他们是信我,还是信你?”白杏忽的把上衣一掀,原来她里面中空,张嘴就要喊。 吓得皮二狗出了一身冷汗,惶急阻止道:“我怕了你了,给你号码!” 当下,留了电话号码,白杏露了个胜利的笑容,开起车,一闪不见了。 他这货帮白杏驱鬼的当儿,刘雯忙着接打电话,没注意他有什么异常。 二人重新上路,刘雯拉着二狗,很快进入市区。在市区慢无目的溜达,刘雯性急了道:“你说要做大买卖,上哪做买卖呀?” 上哪做?皮二狗也蒙圈呢,他也不知道上哪做,就随口一说道:“随便找家卖药的问问!” 二狗回头一看,就发现虹发超市的旁边,有一间诊所。他忙是一指道:“那家诊所也卖药,去那问问看?” 皮二狗提起两个蛇皮袋,进入了那家诊所。 进去有一个身穿护士服的护、士,见了皮二狗,就问道: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 “我是来卖药的……” 一听是卖药的,小护、士不等他说完,就拒绝的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不收药!” “额。”从这家诊所走出来,皮二狗望了一眼天,心说娘西皮,不会真卖不掉吧?要是卖不掉,那可在红裳姐面前丢大脸啦? 对面还有家诊所,去那家试试,再不行就打道回府。 皮二狗提着俩蛇皮袋,穿过街道,来到了那家叫黄伟的诊所。 进去发现这家诊所,比他光顾的头家大了一倍多。里面有五六个护、士,有条不紊的忙碌着。二狗硬着头皮上前,逮着一个护、士问,收不收药材。那护、士让他等一下,一拧腰就进去了。 大约十分钟后,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,看到他就上前打招呼:“是你要卖药材呀?什么药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