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05章 白杏的诊所 - 最强小村医

正文_第05章 白杏的诊所

“野生的三七,你收不?”总算找到买家了,这家伙开心得像喝了蜜一样。 “上我办公室谈!”女医生就把他带到二楼,一蹦蹦入办公室内,皮二狗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:“白杏?” 此时白杏摘下了口罩,脱下白大褂,露出了真颜,只见她眉目如画,长得那叫水灵,一对媚眼儿,好似带着钩子,会勾人。 白杏嗔白道:“你这家伙,才认出来啊。来,看看你的货!”说着,白杏从蛇皮袋捡起一块三七,失声道:“呀,好肥,这品相不错。我要了,四百元一斤!怎么样?” “额,好啊。”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,心说我草,这东西能卖这么好的价钱,真是出乎意料呢。这下好了,老天有眼,我终于能赚钱钱啦。 当下白杏过完秤,一屁墩坐到大班椅上,拨拉着计算器道:“八十五斤,一共三万四千元!” 拿到一把厚厚的大钞,皮二狗兴奋得像打了鸡血道:“白姐,回头我还有货,都是山里现挖的。你要不要了?” “要啊,现在市面上春三七是紧缺货,你有多少我要多少!”说着说着,白杏就把紧身上衣敞开来。 二狗心喜的道,白杏是我的财神爷,可不能得罪了。这家伙就装没看见,抓起蛇皮袋就撤:“白姐,你忙吧,我先回去了,再见!” “你这家伙,猴急神马哦。”白杏递了个媚眼儿,一把拽住他不放。“我再问你一次,在马路上你救了我一命,真的不要钱呀?” “是啊,不要钱!” “可是,我有个规矩,从来不欠人人情。欠了就一定要还,怎么办?”白杏妩媚的看着皮二狗道。 “你不欠我,这两袋山货,你全要了。这个人情还完了!” 闻言,白杏心骇要是一般人,恨不能收我十万八万的,这个乡下来的小农民,不但不要钱,我说欠了他人情,他还不认! “你这家伙。给你便宜,你不要啊!再说,收你的药材,那是你货好,我能赚。这不是人情!”试出了二狗的人品爆棚后,白杏就萌生了结交的意思。 “白姐,我说了,你不欠我人情!”皮二狗固执的道。 呀,这个乡下小年轻好可爱哦,一看就是没有受到社会污染的生瓜*。 顿时,白杏的心头无端起了一股热流,她知道,下面已经泥泞不堪了。倏尔地,这女人就浓桃艳李的站起来,推开旁边休息室的房门,没商量的道:“好吧,我不欠你,你帮我个忙!” 一听是帮忙,皮二狗很乐意,就抬脚跟了进去。 休息室内陈设奢华,有大大的席梦思床、大大的液晶电视、大冰箱、空调……大床的上方,还有一面从天花板垂挂下来的网状东西,天花板上有个大铁钩,还有个滑轮,不知道是干嘛用的。 一回头,皮二狗顿时瞪大眼道:“白姐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?” “吻我吧!” 两个正吻呢,忽然,嘹亮的歌声响起,原来是白杏的手机有电话进来。 “你看下,是谁打的电话!” 皮二狗拿起一看,吃一惊道:“是你男友打来的!” “不要接,把我放下来吧!”听说是男友打的电话,白杏倒也不慌不忙。等皮二狗解了绑,她就一边接电话,一边横陈床头,让二狗给她抹药。 抹完药,皮二狗匆匆离开了诊所。 来到大街上,看着车水马龙,皮二狗有一种两世为人的虚幻感。 刘雯在大街上等,可是等苦了。皮二狗嬉皮笑脸的一蹦,变戏法似的,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来,道:“还你钱,这是一万块!”还完一万,还有一万二千元。另外的一万二,是王红裳的。 接过钱,刘丫头一脸懵逼的道:“不是吧,狗哥,你真卖到钱啦?” “你说呢,不然钱哪来的?”皮二狗眉飞色舞的道。 “那我忙去了,白白!”刘雯飞快套上头盔,呜的一声,一闪就不见了影。 皮二狗哭笑不得,只好搭班车回家。 在村口下了车,已是中午时分。只见一群的村民携家带口,在田地里、菜地里,用人力灌溉庄稼。只有少数家境好点的,直接用抽水机抽水。 今夏大旱,有两个多月没下一滴雨。滋养大奈村的白洋河几乎断流,露出了大片河床。 太阳热辣起来,大片稻田干涸,被晒出了网状的裂纹。稻子在太阳底下打蔫,稻叶发黄枯萎。眼看今年的庄稼要绝收,村民们这下发了愁。 二狗蔸眼见王红裳也在烈日下挑水。 王姑娘头戴草帽,怕晒黑了肌肤,她只能在俩胳膊套上防晒套。可是这样一来,干活就热得要命,汗水流淌。 “红裳姐!” 听见皮二狗在叫,王红裳就撂下水桶,风摆柳来到树荫下,笑出一口白牙道:“二狗,三七卖掉了?” “卖掉了,价钱还不赖呢。你猜多少钱一斤?”这货卖关子道。 “我猜不出来,多少钱一斤?” 皮二狗嬉皮一乐,伸出四根手指道:“四百一斤!” “这么高呀!”王红裳吓了一跳,几乎失声尖叫起来。 “别叫这么大声!”皮二狗环视一圈周围,见村民陆续回家吃饭去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“红裳姐,挖三七这个事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记得保密哦!” “好,我听你的!”拿着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,王红裳兴奋得脸绽桃花,再看皮二狗的时候,那媚眼里鲜艳欲滴。 皮二狗就看呆了,心说,红裳姐真好看,她长得像水*似的,见到她就有想亲她一口的冲动。 这货就腆着脸道:“红裳姐!” “嗯?二狗,你还有什么事?”王姑娘知道,她能赚钱,完全是二狗的功劳。所以,二狗在她心目中的形像,一下子变得高大伟岸起来。 “我帮你赚钱,你不给点奖励啊?” “啊?奖励。你要什么奖励,说吧!”王红裳的脸蛋红朴朴的,不过,她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,粘乎乎,很难受。 “我!能不能看下你的身材?”他这货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姑娘的脖子。 撩拨得二狗心里突突的。 “呀,你!我回去了!”王红裳吓得花容失色,脚底板抹油,撒腿就跑。 “王红裳,我会求雨,你信不信?”皮二狗抛出一颗重磅炸弹道。 这丫被王姑娘拒绝,喉头酸涩,不过,他也不气馁,相信以自己的能力,有一天能打动她。 王红裳才不信他的鬼话,她定住脚,回转身来道:“二狗,你让我当上村长之前,我的身子你不能看!你要是来强的,我就和你绝交!” “王红裳你别怕,我从来不用强的!”这家伙三步并两步,追上王红裳。 王红裳了解二狗的人品,就转嗔为喜道:“二狗,上我家吃午饭。我今天买了牛肉,做红烧牛肉给你吃!” “好啊。不过,村里庄稼快旱死了,我要为大奈村做一件善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