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09章 村长眼红 - 最强小村医

正文_第09章 村长眼红

“村长,这小王八蛋口袋没钱,他是买不起*剂地!哈哈!” 组长千年虫得啵走去摘了一只西红柿和一只黄瓜。把黄瓜交给皮村长,腆着脸道:“村长,这黄瓜好大条,又嫩又脆,也不柴,你尝尝?” 嘎嘣! 皮村长就啃了一口,嚼得嘎嘣脆道:“玛拉个巴子,这黄瓜超级甜哦,还有一股香味!” 嘎嘣嘎嘣! 三口两口,没多一会儿,大条的黄瓜就让皮村长吃光。这丫口水流了三尺长,心说要不是村民看着,我肯定会扑上去摘一箩筐,拿回家吃! 对了,还可以拿去镇上,给镇上的一帮干部尝尝鲜。 这老油条是全身长眼的主,很快就有了主意。于是他指定村组长千年虫:“你,把你家三蹦子货车开过来,多带几条筐!” 千年虫懵逼道:“村长,带筐干嘛呢?” 皮大炮就在千年虫的脑袋瓜上拍了一下:“蠢货,叫你带筐,就带筐。问那么多干毛!” 一帮眼热的村民笑嘻嘻的问:“村长,带筐干嘛呢?” 咳咳! 皮大炮摆出一腔正气的样子,双手叉腰道:“是这样,这几块的庄稼长得怪。我等下叫人采点样品,然后,我会请市里的农业专家来检测。有没有问题?” “行,没问题!”听说是采样品检测,几块地的主人当然没理由反对。 皮二狗见王红裳守口如瓶,他就脚底板抹油,溜上山采药去了。 花了半小时进山,一路上遇到好几头野兽,还碰到了一头出来觅食的野猪。但是奇怪,这些野兽一看到他,活脱见到了阎王爷,仓皇逃跑。 对这事,皮二狗的理解是,杀鬼印和神霄印都收了小鬼,滋养了法印。用来驱赶野兽的霄光火文印法力大增,升级到不用盖章,野兽闻到异味,自觉退散。 二狗求之不得,吭哧找到那块三七基地。先不急着挖,而是掏出霄光火文印,照猫画虎的求了一场灵雨。 法力发散到天空,就见不知哪里飞来大团的雨云,乌央乌央,盘踞在皮二狗的头顶上空。 求雨术会消耗大量的体力,这家伙差点没累成一条死狗。见雨来了,忙是躲入庙檐下,一抬眼,只见沙沙作响,下起灵雨来。 灵雨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 一会儿,外面的阳光再次照射下来,只见一地野生三七的叶子,湿淋淋的,水珠晶莹剔透,一片闪亮。 古庙这一片的三七基地,差不多被他俩挖空一半。再挖几次,差不多就会挖完。 皮二狗就打了个主意,等下去九星市的药市逛逛。看找点三七种子回来,就在古庙这里种回去。 说干就干,皮二狗先不挖了,打道回府。 回家换上干净衣服,就出门左拐,上香荷花家借三蹦子车。 香荷花是村里的小寡嫂,今年三十岁,长得俏生生,还很显嫩,跟没出嫁的姑娘有一拼。前年老公因为肝癌晚期,没多久就一命呜呼。她家有一个儿子,在村小学念书。香荷花舍不得扔下儿子,一直没有改嫁。 这时艳阳天,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。皮二狗一路绿柳夭桃,得啵走到香家的院门口,见院门虚掩,一侧身就进去了。 香家的院子很大,里面种满了墨绿的柚子。他这货就要开腔呢,忽然就从柚林里传来一阵动静。 “你!你想干嘛呢?快放开我,不放我就……”一转眼,那女人的嘴巴变成了呜呜叫,估计是被塞住了嘴。 皮二狗大吃一惊,这娇软的声音一听就是香荷花发出来的! 我去,这寡嫂杨柳其腰,芙蓉其面,长得就是一副秀色可餐样儿。她又是寡嫂,家里没男人,大白天都招流、氓! 想着,他这货一猫腰摸入果林,躲在柚树后面,探出一只眼,想看看是谁胆肥,大白天就敢来寡门撩骚。 皮二狗不看还好,一看下三尸神暴跳。只见村卫生站的那个瘸子,外号老拐,大名叫蓝善发,这狗东西正一手捂着香荷花的嘴,香荷花给壁咚在墙角,一脸无助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 老拐以为神不知鬼不知,还在那说风话:“荷花,你家没男人干活,让我顶替你男人好了。给女人解闷儿,是我的拿手好戏!” 嘶啦! 香荷花的上衣就撕了个稀巴烂,顿时显山露水出来。 “哇,好,真好啊,我喜欢!”老拐兴奋得面皮发光,满是一副得逞的笑容,蔸头就要扑上去。 蹬蹬蹬! 皮二狗迈大步跑上前,叉开爪子,揪住老拐的后领,拎小鸡一样,狠狠的往墙头上一抛。 咚的一声闷响,老拐的肥头就跟泥墙接了个大吻,隆起一个大山包。 “谁,谁打我?”一阵晕头转向后,老拐的花眼这才对准焦,看清来人是皮二狗。 噌! 一看是村里的无业游民皮二狗,老拐噌的弹跳起来,满是一副瞧不起的眼神,上下溜着皮二狗道:“你个穷光蛋的玩意,没钱没爹没妈,住个泥巴房,穿个破衣服,敢跟我斗?玛蛋的,死开!敢坏我好事,弄死你!” “我有没有钱,管你鸟事?你想欺负我荷花嫂,得看我拳头答不答应!”皮二狗捏着拳头,不屑的目光溜了回去。心说喵了个咪,老拐要上天了啊。这破烂玩意,还是个学医的,撩个妹都动强的,丢他祖宗呢! “你拳头,就一个小屁孩有拳头么?玛蛋的,看你拳头大还是我拳头大!” 老拐别看是个拐子,长得却是牛高马大,胳膊有成人的腿粗。拳头一握,给人的感觉就是恐惧。 要是搁以前,皮二狗真不敢惹这个流、氓拐子。 “那就动手,比比什么!” 眼看两个男人要打起来了,香荷花打个哆嗦,吓得脸刷白道:“二狗,他胳膊粗,你打不过他的,别管我了,快跑!” “哈哈,看拳!”老拐邪恶的大笑一声,拎着锤大拳头,照准皮二狗的面门,呼呼响的一拳飞来。 皮二狗体内一股气劲流窜到拳头上,瞄准老拐的来势,碰对碰撞了上去! 啊! 蹬蹬蹬,老拐被二狗的千斤大力倒着推,后退了十几步,最后一屁墩跌坐在地。 面孔扭曲,面色惨白似纸,看着折了的两根手指,疼得哭爹喊娘。 “还想挨揍么,快滚!”皮二狗一顿赶,老拐像见到鬼一样,满是一副惊惧的表情,爬起来,灰溜溜的跑了。